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武道圣尊 第两百十六章 人靠衣装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8:27

武道圣尊 第两百十六章 人靠衣装

白风来这里买消息主要是确定慕容青有没有对自己白家下手,如果有的话那他立刻就去将身上的丹药花掉雇佣一个杀手把慕容青结果掉

武道圣尊  第两百十六章 人靠衣装

,直接把仇报了,若是没有,那他决定和此人周旋一二,用自己的手段对付此人。

其实面对慕容青他到是没有多少惧意,只是担心此人会不择手段,祸害自己的白家。

一番问答之后白风的话并没有消除其余两人的警戒。

“你面生的很,谁引荐你来的。”当即一个黑衣男子道。

“无人引荐。”白风平静道。

引荐他的人这时候还不知道在哪呢,乱说的话只会错的越多,到时候自己肯定达不到目的。

两个黑衣男子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该不该放白风进去,不过在思考了一下之后还是冷漠道:“进去吧,既然你知道这里那么也应该懂这里的规矩,如果坏了规矩只要你还在三川郡内那么你的性命就难。”

“规矩我清楚。”白风见其同意便不再理会当即大步走向了屋内。

屋内很简单,只有一个宽敞的大堂,大堂中间坐着一位瞎眼老者。

“又有客人上门了?不知道这位客人想买什么。”老者听到白风的脚步声,声音有些嘶哑道。

白风开门见山道:“神武门搬山境武者,慕容青,我需要知道她这两个月来的所有动向,另外再将这份书信送到。”说着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书信拿了出来。

“有名有姓,有跟脚,这很好办,不过你要此人两个月的动向有点难度,需要加钱,一共是两万丹,消息三日之内送到,至于书信的话我们可以免费替你送去,但是你这封书信却不能拿过去,我们会让人重新誊写一遍,可否?”老者说道。

书信不送原件是因为怕有人在原件上动手动脚,从而牵扯出一些事情来,这也是这里的规矩之一。

“可以,信件随便你们怎么弄,只要确定消息送到就可,这里是丹药。”白风二话不说放下两百血石丹,然后不再多言,大步离去。

三日之内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能收到关于慕容青的消息。

不得不说这地方还是很贵的,一点不值钱的消息就花了两百血石丹,若是要探听什么秘密,询找什么重要人物,这花费还得增加,有时候一个消息卖出十几万丹都是很正常的,像他这样对慕容青知根知底价格才会如此便宜。

所以当日在慕容青的那些下人口中打听她的消息还是很有帮助的,不然这时候又得破费一番。

离开这里之后白风也不担心消息会送不到自己手中,立刻带着追风往客栈走去。

在三川郡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酒楼客栈,因为这热门的行业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有些实力强大到足以威慑很多人,比如你在三川郡内得罪了什么仇家只需要往一间豪华些的客栈一躲,那么你安全了,只要不出客栈那你绝对没有生命危险,白风虽然也在这里混迹了很久可是此刻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离开了那间神秘的铺子之后白风便再次感觉到了有目光盯着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一下子就知道了这盯着自己的人从自己到进城之后都一直存在,从来没有移开过视线。

“真是麻烦,还不死心,我有不是香馍馍用得着盯我这么久么?”白风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天空,那无数乘着巨禽来来往往的武者之中其中一位便是负责盯梢的。

一旦被盯梢的认为有机会,迎接他的便是公然抢劫。

到时候要财要命便由你选。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换一身行头吧。”白风看了看一间衣铺,然后走了进去。

“掌柜的,银月蚕丝的衣物有没有?”

掌柜的是一个中年妇人,此刻见到白风进来,笑眯眯道:“有,有,公子还真是识货之人,小店正好进了一批蚕丝缎子,只需半个时辰就能为公子量身定做,价格小店也公道,一件衣物一百丹,不知道公子要几件?”

“一百丹就能买得到真货。掌柜你的骗我吧。”白风眯着眼睛有些冷意道。

他说的这种布料是一种妖兽每逢月圆之夜吐出来的丝编制而成,不但柔软华美,而且这种衣服水火不浸,尘埃不落,而且还能抵挡神力境以下的所有攻击,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衣物有一神奇之处,一旦破碎会自行的吸收武者的气血修补。

只要不是破碎的太严重都不会损坏,因为这种特性使得这种衣料是许多富贵权势人家必备的,当然这价格也不菲。

“公子说笑了,我们小店做的是诚信买卖,怎么会骗公子呢。”中年妇人笑道。

白风说道:“是不是银月蚕丝我一撕就知道,如果不能自行修复那么便是价格低贱的银蚕丝,所以掌柜的还是别玩这花样了。”

被人点破,中年妇人也不尴尬,而是笑嘻嘻道:“原来公子还是识货之人,那衣服价格可不便宜,我这里要十枚血石丹,而且要血石丹,并且先收钱我们才开始订做,希望公子见谅。”

十枚血石丹换成寻常丹药的话,就是一千血气丹,换句话说这一件衣服就要一千丹。

白风皱了皱眉,有些不悦,这掌柜的明显是狗眼看人低,难不成这衣服只有有势力,有背景的人能买,自己这外人却买不成?还是说自己这样子不像是一个拿得出丹药的人,所以需要先付钱才能拿的货。

不过前世他也习惯了这种人,也不生气,只是将十枚血石丹丢了出去,然后指着货架上一件男子衣衫道:“照那款式做一件,速度快些。”

“嘻嘻,公子稍等。”这掌柜的见到白风痛快付钱,当即笑嘻嘻的吩咐了一位侍女去忙活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当白风从店内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大变模样,一身银白色的衣袍,光泽鲜亮,宛如银光流转,此刻长袖飘飘迎风摆动,配上他那修长挺拔的身姿,以及年轻俊朗的相貌给人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多加留意几眼。

唯一大煞风景的是他手中左右不离一柄比人还高的大刀,不过因为斩龙刀的刀身精美,温文如玉,此刻拿在手中虽破坏了那出尘之气,可是却凭添了一种别致的刚毅。

“果然,还是人靠衣装。”白风走出店铺之后便再次感觉到了那一直盯梢自己的目光已经收去了。

看来那人已经觉得自己是三川郡内的武者,不是目标。

毕竟不是三川郡的一些有经验,有背景的人岂能买得起这银月蚕丝的衣物,换做是寻常人觉得只买得到假货。

而若是白风刚才买到假货的话无疑是告诉别人自己是个愣头青,连这点门道都不知道,那么接下来就不是盯梢那么简单了,而是该动手了。

所以这换衣装也是有讲究的。

“说到底这三川郡内的大小势力太多,从而滋生出很多黑事,若是在我白家一家独大的金吾城,连个小偷都得夹着尾巴昨日,哪还有一个强盗的踪迹。”白风暗暗摇头。

势力越多就越乱,这话从来都是没错的,以前金吾城三家巨头的时候就争斗不断,更不用说是如此错综复杂的金吾城了。

手提长刀坐青狼,衣抉飘飘气宇昂。

可以说此刻行走在街道之上的白风气度非凡,比三川郡的那些富家子弟还要来的有派头,若说他只是一个小城池走出来的散修只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而见此模样,许多路过的年轻女子,美艳少妇皆是美眸不亮忍不住多打量一番,更有一些女子大胆的暗送秋波,想要与之发生一点关系。

但是三川郡如此复杂的地方白风可没有一丁点招蜂引蝶的意思,他显得如此醒目为的就是减少麻烦而已。

可就在他准备找一间气派点的客栈歇脚之时,却见一条小巷之中传来一声巨响,一处高墙宅院的后门应声而碎。

“快走。”两位浑身吐血的男子冲了出来,发疯似的想要逃离那地方。

“咦,是他们。”白风让追风一停,他看见那两个匆忙逃出之人有点眼熟,其中一位竟是之前在城外遇到的韩遂。

没错,是韩遂,只是和之前相比现在的韩遂又惊又怒,而且衣服染血,身上似乎受了不小的伤。

“看来他们是被人盯上了。”白风一眼便将事情判断出了大概,刚进城就遇到仇家,他是不信,只能是碰到本地强人了,他记得之前韩遂旁边有三个汉子,如今就只跑出来一位,看来其他两位已经遭遇到了不测。

事情发生的极快,韩遂带着自己的另外一位兄弟夺路而逃,而随后几道人影飞快的冲出,皆是手持利器的神力境后期武者。

“罗石,你这畜生竟诓骗我等,想谋我等财物,我有眼无珠竟认识你这样一头白眼狼。”韩遂奔走之际怒吼连连。

其中追出来的一位叫罗石的武者嘿嘿冷笑:“真看不出来你这个做皮肉生意的掌柜还存了不少的本钱,当真是让我小瞧了,今日合该我们几个发财,韩遂,对不住了,算你倒霉,谁叫你来的时候不摸清摸清这里的门道,你以为三川郡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么?你也别怪我,当初我来这里的时候也吃过这样的亏,只是如今轮到你罢了。”

听到这个罗石的话白风眼中露出一丝回忆之色,他以前何尝不是也这般经历。

三川郡就像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兽,任何来这里的新人都免不了吃一次恶亏,于是有些人因为遇到如此祸事埋骨于此,有活下来的人不甘心于是也做了这样的行当,将以前吃过亏的从别人身上讨回来。

“畜生。”韩遂又是怒骂一声,此刻顾不得其他赶紧逃走。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价格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