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美文共赏】病来如山(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11:07

李华简直不敢相信,出门时,还好好的向阳,此刻却成了危重病人,躺在了病床上。早知这样,还不如一如既往地说“不”,李华后悔的呀,肠子发青。
向阳的病来得突然,前一分钟还在酒桌上推杯问盏,后一分钟就到了医院,成了病人。胸前、双手、双脚,红的、黄的、蓝的,一根根导线连着监护仪。监护仪“嘟-嘟-嘟”地,吐出一道道密码般的水波。“你看,看这儿,Q波、ST段,典型的心肌梗塞。”黄立明对着监护屏上的心电图图形,与李华指指点点地说。
“老是麻烦你,护士长,我都不好意思了。” 床又是一脸歉意。李华嘴上说着“没关系”,心里一笑,这老太太,什么时候住院都非得指着我给她打针,虽然什么时候她都是满脸歉意。唉,被病人过度信任,对护士来说,是好呢还是不好?不等李华感慨清楚,许莉娟冒冒失失地跑进来。 床和李华两双眼睛同时落在她脸上,一丝狐疑,几丝责备。跟这些小丫头说多少遍了,不管遇到多么意外的事,在病区,都要镇静,都要从容,至少脸上要波澜不惊。如果医生护士都慌了神,那病人还会信你?可……唉,还是年轻哪,历练少。许莉娟被李华行“注目礼”,吐下舌头,稳稳神,放轻脚步,走到李华身边,拉拉她的袖子,“护士长,主任让你去ICU室,刚来了个病人。”李华“哦”了一声,对 床交待了声“一会儿会有护士来为你换药”便匆匆向ICU室走去,许莉娟也小碎步,紧跟着。
一进门,李华看到四五个人围着病床,有的打针,有的输氧,有的在做心电图,黄立明站在床头,眼睛紧盯着监护仪,眉头紧皱,一脸凝重,见李华进来,朝她招招手。李华忙走过去,习惯性地先看了眼心电图,知道又是一个急性心肌梗塞病人,再转眼向病床,一楞,随即变了脸色,“向阳!”她惊呼道,抢前两步扑向病床。
李华的声音,把向阳捞出水面。他强挣着睁开眼睛,但身边影影绰绰的白大褂刺得他胸口又一阵痛,不由地,他又闭上了眼睛,把本已蜷缩的身子团得更紧,咬了牙闷闷地“嗯”了一声,汗水再次如开了闸的水,浑身瞬间透湿。向阳说不出话,脑子却异常清楚,“李华。”他听到自己叫了一声,他感觉茫茫大海中他抓住了一片救生衣,身子不再下沉。
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几杯酒嘛,今天还没平时喝的多。今天周末,哥几个说好要全封闭狠狠玩一整天的。“今天谁都不准中途开溜啊,咱哥几个要‘同吃、同喝、同玩’,认真贯彻执行江总书记之‘三同’号召,做党的好干部。”胖张嬉嬉哈哈,一天牌玩下来,还跟吃了白粉似的,精神头十足。“唉,我看咱吃了就散了吧,玩了一天,累了。”以前经常这样玩,但今天,向阳觉得腰酸背痛,特别疲乏。
从饭店窗口望出去,浅茶色的玻璃把天色映得更加阴沉,碎碎的雪花已在似有似无地飘。街道上,行人都立着衣领,行色匆匆。“就知道你最没意思。说好了玩一天的,这才只一个白天就想开溜。那我们三缺一,接下来还咋玩?”胖张向嘴里连汤带水送了一勺胡辣羊蹄,口齿含混地说。“向局放心,一会儿我给嫂子送个干煸兔子,再炒个青菜。”到底是办公室主任,小葛自以为明白向阳的心思。向阳没说什么,继续跟胖张斗嘴,“行了吧。现在不玩了,你是最该偷着乐的,免得你输得犯心绞痛。”说“心绞痛”,“心绞痛”就来。感觉胸口猛地一紧,随即痛闷闷地、重重地碾来。向阳猝然弯下腰,双手紧捂在胸前,伸长了脖子,还是胸口如重石压着,喘不上气来。脸色灰黄发青,虚汗霎那间漫涌。
“老向,不玩就不玩了,干嘛演这苦情戏。”胖张看向阳扭曲的脸,与他玩笑,但说话间他发现情况不对,忙推开椅子“老向,老向”地喊着,奔了过来。其它人也是满脸慌张,唿啦啦围了过来。“老向,怎么了?”“向局,你没事吧?”七嘴八舌,却不知该做什么。“傻呀,送医院。”还是胖张最先反应过来,吼一嗓子。“对对,赶紧把车开过来。”那边喊着,这边小葛便想扶起向阳。向阳忍住痛,想自己站起身,谁知心被人紧紧攥住了似的,又一阵压迫状的闷痛让他身子一软,滑向桌下。“向局!”小葛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向阳的双臂,把他斜挎在他肩头。
随后,一切变得恍惚,向明感觉自己闭了气息、心被重物压住,人却羽毛似地,轻飘飘,浮向半空。


黄立明把听诊器收了,挂在脖子上,还是眉头紧皱、一脸凝重,他走出病房。李华看了眼向阳,对许莉娟交待了声“看着点,我去去就来”便跟了出去。
“尿激酶冲击的效果还不错,目前病情暂时是稳定了,但如果并发症……”“主任,不行我们现在就转院吧,直接去区医院放支架。”李华惊乍乍地截断黄立明的“如果”。“如果行还用你说。可你看向局长的心电图,别说几百公里的路程,就是短距离搬动,也危险。”黄立明也为难得满头是汗。“那咋办呢!”李华扭头向病房看一眼,心要跳出嗓子眼,声音发颤,眼泪不由地在眼里打转。“唉,这金院,跟他说过多少次,要搞冠照、搞心脏介入治疗,他就是不同意,说是这样的病人不多,效益不好。”黄立明看一眼李华,“嗨”地重叹一声,“钱钱钱!得死多少人对他这个院长才算有效益。”黄立明顺嘴溜出的“死”把李华激得脸色一变,她“忽”地转身,疾步转回病房。黄立明自觉失口,也摇摇头,马上跟了进去。看了看监护屏,又看了看输液瓶,黄立明像是自言自语道,“现在情况还好,药先这样用着,我马上去与区医院的陈主任电话联系,让她给会个诊。”
耳朵听着黄立明的话,李华不自主地把向阳的左手攥得更紧。“没事,现在不太痛了。”门已在黄立明身后关上,李华还在直楞楞地盯着门的方向,向阳突然开口说话,让她一个激灵,转过脸,“嗯,是好多了,放心。”她勉强展开了一丝笑容。向阳没接话,又闭上了眼。许莉娟眼睛定在监护屏上。
李华朝许莉娟招招手,轻声说道,“快下班了,你也过去交班吧。”“嗯,我交了班再过来。”许莉娟点点头。“别过来了。累了一天,早点回去吧。”李华轻推一下许莉娟的脊背,示意她走。
阴天里的黄昏,天色说暗就暗了下来。窗外的雪,赶时间似地,越落越急,与室内“嘟-嘟”的响声相和,给人一种急促和压力。李华走过去,把监护仪的蜂鸣声关了。向阳感觉到异样,没睁眼,眼球却快速地转了几转。“太吵,我把声音关了。放心,有我看着呢。”李华俯下身子,手伸到向阳脖颈下,轻轻地揉捏着。
走廊里,由远及近响起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压低的声音,“就这间。”李华赶紧起身向门外迎去。
胖张、小葛还有三个李华眼生的人,有的抱着大束的花,有的提着牛奶、脑白金,正走到病房门前,看到李华,小葛叫了声“嫂子”,胖张说了句“今晚我来陪老向”,就要推门。李华侧过身,把身后的门拉紧,话也紧绷绷地出了口,“老向现在不能会客,各位还是请回吧。”
胖张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不是来做客的,我来陪老向的。”李华再有的话,更是紧到僵硬,“你们陪得还少吗,这不是已经把老向陪到病床上了嘛。我得好好谢谢你们。”小葛右手低放在大腿边,冲胖张暗暗摇手。胖张眨巴眨巴眼睛,脸,兀自涨红。
这个时候,李华最不要见的,就是向阳这些“醉生梦死”的“玩友”。住进来不过几小时,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来看的,已有几波。问候电话也此起彼伏。李华心如油煎,却还得换了心情、换个脸色去应付。李华关了向阳的手机,挡住胖张这一波人,便在门上贴了“告示”:病情危重,不便会客,谢谢探望,日后致谢。十六字,简明扼要。
“人家也是好心,你……”向阳没睁眼睛,嘟哝道。“好心?好心让他们替你在这躺会儿!”李华开口就是怨气。向阳身子动了动,眉头一蹙,脸扭向一边。李华紧张地看看监护屏,忍住后面的话。这要在平时,李华自然又是一通“闹”。


“你不闹行不行哪。都像你,天天窝在家里,一个朋友也没有,活什么劲!”向阳最烦李华“无理取闹”。不过是喝个酒,打个牌,干嘛老是这么要死要活、没完没了地闹!向阳真是想不明白李华持之以恒地闹个什么,闹得他连吃个饭、玩个牌也不得安宁!
“你得意什么,你以为人家那是看重你?他们不过是冲你局长这个牌位来的,不对,局长还是副的!”李华说话,小刀似的。向阳被扎伤,也以“刀”反击,“有本事你也去弄个牌位,看大家供不供!”小刀嗖嗖的,来往间,寒光闪闪。
向阳最烦李华这样说话,势利!他向阳是因为当了局长才遭人待见?可笑!他天生就是个爱热闹的人,没当局长时,就喜欢和朋友们隔三岔五地聚,要么麻将、要么喝酒。当了局长,自然就更多了一些应酬,更多了一些“夜不着家”。但,那是公务,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回家。既然不想回那就别回了。这个家、我这个人,你最好都扔了,去死心塌地当你的‘三陪’先生。”李华气极,说出的话,自然又小刀似的。
这个楼中楼李华当初最中意。宽大的客厅,视线无障碍通透。厚墩墩的米色真皮沙发围作一个半圆,从容怡然。临街的落地窗,阳光无拘无束,小株的米兰,大盆的南洋松……十几个盆花长得茂茂盛盛。花丛里,一个精巧的旋梯通向上一层,三间卧室,又一个小会客厅。
搬进新居不久,李华把妈接过来住了一段时间。妈这摸摸,那瞧瞧,乐得合不拢嘴,“还是我们小华有福气,这么大间房。”福气,妈如果看到现在的我,不被气得血压高就算烧高香了!李华幽幽地,现在看哪儿哪儿都不顺眼。客厅太大,推开门便觉一股浓重的寂寥之气。沙发太矫情,哪来那么多挤挤挨挨的亲。踏上旋梯,拖鞋“沓-沓-沓”响,搅起落地窗十面埋伏般的诡异,背上不由地直窜凉风。
自从向阳当了这个副局长,几乎从来没有在十二点之前着过家。李华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除了自己的影子,“楼上楼下”没丁点人气儿。看电视提不起精神,睡觉睡不踏实,好不容易听到门响,向阳却是歪七扭八的醉态、三里扑鼻的烟熏味,李华心里这个气!自然又是一通吵闹。
“男人的活法,到了你李华眼里,咋就那么不入眼呢!”向阳无比郁闷。“你那是什么男人的活法。要我看,根本就是醉生梦死的自残。”李华也郁闷无比。
天天朝九晚五地各自上班,李华就想晚上和家人在一起,做顿热饭,说会儿话。说是家人,其实自从女儿上了大学,“家人”也就她和向阳。没有女儿的家本已清冷,偏偏向阳更热衷于把他美好的夜晚,奉献给他的“玩友”,奉献给迎来送往的逢场应酬。
李华的电话就像报时器,不用看就知已过十二点。过了十二点,向阳就不得安宁。李华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追进来,闹得他心烦气燥,“同桌”的哄笑更是让他“英雄气短”。
“嫂子那是疼你,生怕喝坏了你。”嘻嘻哈哈地,居然酒桌上就此生出了新酒规:谁的电话响一次,就先自罚一杯。对新酒规,他能说什么?只有喝的份儿!酒倒进喉咙,辛辣压不住上涌的忿满,向阳一张脸不知是被酒还是被满心的忿满激得没了样子。“回吧,再不回,夫人打上门来,就不好看了。”胖张税票章子似的圆脸、阴阳怪气的小话,最让他下不了台。向阳黑着脸,不知是对胖张还是对李华,“哪有那么多屁话!”便狠狠地摁下关机键。
还有更邪门的,好好的一把牌,能和几张牌,却被李华突然的一个电话搅得再也不上牌。郁闷万分,散了牌局,向阳连家也懒得回,就在办公室的长沙发上,一窝,胡乱眯一会儿,第二天直接上班。再回家,李华自然又是不歇气的一通闹:“你还回来干嘛,直接躺医院得了。”


不幸言中!监护屏上如小溪般无声流淌的电波,任何一个异动的“浪花”,都让李华心惊肉跳。唉,有什么了不得的,自己干嘛要那么口无遮拦地说狠话、毒话?!窗外,路灯漠漠,树影疏离,雪花翻飞,把个夜空搞得跟断了信号的电视屏,一片麻麻点点的荧光闪动。李华心里那个后悔、那个怕……
其实向阳说的也是。“我不偷、不抢、不养二奶,就是爱喝个酒、玩个牌,你李华咋就不知个好?”对孩子、对她、对家,李华咋会不知他的好呢,但向阳怎么就不知她的心思,怎么就不能不喝酒、不玩牌呢!难不成,在他心里,外人比她、比家更重?李华憋屈得直叹气,叹得心底泛凉,心生怨恨,可这会儿向阳躺在病床上,命悬一线,李华的心……就只有疼,只有急了。抬手轻轻地把散在向阳额边的一缕头发理了理,再转眼看监护屏,李华惊得叫出了声,“赶紧叫主任!”
值班医生随即来到床前,紧接着,黄立明也赶了过来。“心律失常了。快,快,利多卡因400mg。”他一边指挥用药,一边催着心电图医生再查心电图。而此刻,病床上的向阳,汗水又密密地渗了一层,脸色更加咔黄,身子蜷得更紧,牙咬得咯咯直响。
“不行,再加量利多卡因。”黄立明眼睛盯着监护屏,又开出口头医嘱。季月跑前跑后,汗把白色燕帽的边儿浸起一道湿印子。李华帮着季月,在向阳手上、脚上又开通了两条静脉,把药用上。

共 21522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是谁说过的“医者能医人却无从自医”,当病来如山时,李华就深切地体会到了这种无能为力。丈夫向阳的病症,如同生在了身为医务人员的她自己身上,甚至更甚。李华惶惑,惊恐,担忧,甚至开始责怪自己的医院缺少能在第一时间最有效地救助丈夫的医疗器械与设备,这时的她再不是那个冷静专业的医务工作者。害怕失去彼此,让李华也让向阳,重新审视她(他)们的生活,也审视她(他)们的人生,生命、情感,无一不要她(他)们去好好地珍惜,当健康失去时,自由与美好也会遁形。一段医务人员家属病中的故事,经由同样身为医务工作者的作者讲来,逼真切近得有如亲见,循着作者细腻的笔触,循着李华医者与患者家属的双重身份的心路历程,读者穿梭体验医患双方的细腻心态。冷静理智的医务工作者李华,处在了病患家属的位置,那个交付给她同行的人是她的丈夫时,她犹为深刻地体会到她平日里所面对所服务的对象的那份忐忑的心,李华不可自抑地在与黄立明的电话里落泪动容时,除却了她对向明的那份担心与牵挂,还有更多的医者仁心的复苏,那份医者的仁慈或者在长长久久的职业生涯中一度麻木过,却在亲人病中涉险时被一再激活。纵观整个文本,框架打得四平八稳,人物形象塑得各具情态,个性十足,细节的构建可圈可点,语言流丽顺畅,娓娓道来主人公突遭巨变之后的心灵应对。徜徉其间,读者很轻易就会被字里行间暗潜的情绪所牵引,药姐舍弃浓墨重彩的情节描摹,着力于人物心理的幽微刻画,是最为出色的一笔,文末对患者转院之后是否转危为安逢凶化吉的结果不做刻意的交代,是颇具意味深长的高超处理,留下的空白蕴涵无数的可能,引人们掩卷之后沉思。推荐。【友情编辑:秋梧飘絮】【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81907】
1 楼 文友: 2011-08-19 11:41: 2 写下“病来如山”,心也沉重如山。
人在病中,人被病魔缠住,那种无奈无助无力,没有“病史”的人,很难想象,已在职业机械中的天使们也很难体会。
秋的解读,让药触动。不言谢,仍旧,一抱尽知。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2 楼 文友: 2011-08-19 17:16:11 给药姐请安!! 卖文字的人
 楼 文友: 2011-08-19 17:56: 9 读来引人入胜,让人揪心,一篇好读的小说,欣赏。 一心一意喜爱文学,但爱得笨拙
4 楼 文友: 2011-08-24 16: : 0 感谢两位关注。问好。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5 楼 文友: 2011-08-25 06:24:2 其实人活着,求的是生命的质量,而非长度,如果生命没有了乐,时间成了酷刑,生有何意?而健康是无限大数字前面的1,没有了这个1,后边的零再多,也是徒然。 中专语文老师,喜欢歌舞,迷恋写作,追求纯美事物.QQ号99 884000
6 楼 文友: 2011-08-25 06:26:12 惊叹您细腻的心里描写,很多细节写得真实,生动,好文字。赞 中专语文老师,喜欢歌舞,迷恋写作,追求纯美事物.QQ号99 884000
7 楼 文友: 2011-09-01 20:50:22 身为医界写手,司药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那种病来如山的无奈与痛感,实非局外人所能理解啊。秋安。
8 楼 文友: 2011-09-01 20:50:25 身为医界写手,司药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那种病来如山的无奈与痛感,实非局外人所能理解啊。秋安。
9 楼 文友: 2011-10-11 10: 1:2 理性与感性结合之作,既有对人生的体悟,对人面临生死轮回时的种种反应的深刻描摹,又有超脱其上的俯视。一些细节非常传神,丰润了全篇,深厚的感情和独特的个性就藏在这些细节当中。
10 楼 文友: 2011-12-01 14:06:5 感触呀,我担心我家老公有一天也会那样哟,也许真的到了病来如山倒,经历过生死之后才能体会到,活着是多么好的事情,作为女人,那份心情刻画的很好,深有感触。写得真好!威门 热淋清颗粒怎么样
小儿口臭
宝宝口舌生疮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