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仙魔大红楼 第一百章 通行手牌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0:38

仙魔大红楼 第一百章 通行手牌

“怎么?怂了?”

此话一出,老夫子顿了一下。

只是这一瞬间,宝玉手里的抚尺,一阵风似的刷出了好几道影子。

“爱之深,责之切,老夫子,晚辈爱死你了呀!”

“别想跑,除非你不要脸面了!呔,吃我这一记!”

“你想干嘛?向老掌院求救?你还要脸不要?老实待着,让末学后进的我,也好好的‘尊敬’您老一回!”

宝玉嘴里堵人的话语不断,抚尺比声音更快,次次照着老夫子的脑门砸了下去。

一千下后,宝玉喘着粗气,兴致勃勃的往回走。

“没力气了,以后咱们再好生计较。”

老夫子满脑袋疙瘩,跟个癞蛤蟆似的,哭丧道:“你打了我一千下,你等着,早晚我要十倍奉还!”

“对啊,十倍奉还。”

宝玉好像突然醒悟了,兴冲冲的拖着抚尺往回走,“你打了我两百七十六下,我还得接着打啊,十倍啊十倍。”

说着,宝玉好像一点都不累了,兴奋得两眼发光。

噗,

罗长缨一下子笑喷了。

这一声笑,好像提醒了老夫子。

只见老夫子化作一道清风卷远,边跑边喊:“你说的,下回再作计较。好好好,咱们就下次见,今天就到这了!”

临走,还要顾全脸面。

宝玉摇摇头,意兴阑珊的甩着抚尺,眼眸在一应白衣秀才的身上扫过。

这刚提起的兴头,正手痒呢。

突然,宝玉看见台阶上对他露出狠色的蜗足,甩甩抚尺,诡笑莫名的走了过去。

“至高抚尺呢,打儒家的人不能还手呢…….”

宝玉的一整张脸上,写得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

怎么?

他还想打我不成?

蜗足的脸上狠色一闪,又堆起笑,盯着宝玉手里的抚尺。

可是宝玉对着他走过去,到了近前,却是猛然一拐,拐向了高台之上老掌院的方向。

“老掌院,”宝玉在台上站直了,又弯下腰,双手把抚尺奉了上去,道:“爱之深,责之切,我也爱了老夫子一回,但是这至高抚尺,后生不敢承受。”

老掌院心里骂着娘,脸上还得带着笑。

找事呢,

这是找事呢!

贾宝玉把老夫子狠揍了一顿,这把揍人抚尺递给他,不是让他背锅,又是为了什么?

贾宝玉只是一介生员,虽说沾上了少不更事的边,但也承担不起揍了老夫子的事情,这是刚进了青庐山文院,就要把青庐山文院当成一棵遮风挡雨的大树,供自己乘凉呢。

不过,

合该如是。

老掌院接过抚尺,这乌黑油亮的抚尺,老掌院也是第一次拿到。

忍不住摸了摸,笑道:“老夫子也是起了童心,怪不得你,所以,没事了。”

“真的没事?”

宝玉认真确定道。

“没事了没事了,你小子,怎么那么多的歪心眼?”

老掌院了挥手,对宝玉的态度,特别满意。

一个学员,对于文院的认同感在哪里?

就在遇见事情了,能依赖文院,让文院给自己遮风挡雨了。

文院就是一个体,给学员提供修习、庇护的场所,反过来讲,当文院遇见事情,学员们也会坚定的站在文院的立场说话。

【这小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欢,或许等他成了举人,真的要以大欺小一次?】

老掌院转着念头,看了看天色,让众人依次散去了。

“我等告退。”

“晚辈告退。”

新晋的秀才,还有九位举人夫子,同时向老掌院告辞离开。

还想要对罗长缨行礼,却发现原本站着缥缈身影的地方,这时候已经是空无一物。

“这位院士,好像比老掌院还厉害。”

“再厉害也是前辈,我反而更关心宝二爷的事情,他……”

“莫说莫谈,宝二爷……

唉,此等人物,我是不敢奢望去追上了。”

“那可说不准,我也是有进士及第的评判的!”

有人不服气,立马收到了一窝蜂的鄙视的眼神。

“呵呵。”

难以言喻的笑声接连响起。

“进士及第的评判?我也是进士及第的评判,可是人家宝二爷是什么?潜力能达到学士的级别,而且……”

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这个说话的首脑秀才突然闭嘴,捂着嘴咳嗽起来。

是啊,

人家宝二爷,

那可是把老夫子都给狠揍了一顿的可怕人物呐!

那边,贾环一直用一种笃劲的眼神看宝玉。

宝玉摇了摇头,很赞赏环哥儿不服输的气魄,拍拍贾环的肩膀,要往山腰去了。

“等等,”

突然,有人叫住了宝玉。

回头一看,竟然是台阶上站立的蜗足,满脸含笑的喊着宝玉的名字。

“宝二爷,还请近一步说话。”

宝玉思量了一下,挥手遣退挡在中间的王善保,让袭人也往边上走了几步,这才走了过去。

两人低声笑谈了一阵,随即,就友好作别。

七天的时间,足够王善保弄一栋不错的居所。

临着潺潺的小溪,背靠山洞盖了一座三丈居舍,是用山间的大木堆砌而成,尚且散发木头的清香。

周围用收集的荆棘围了一个小院,颇有种悠闲雅致的趣味。

袭人褒着鲜美鱼汤,那边王善保从当作库房的山洞里拖出两米长的一只野狼来,扒了皮,放在火上烤。

一边烤着,一边看宝玉把玩手里的玉鉴。

“爷,那个蜗足跟您说了什么?”

王善保闷声问道。

宝玉把一十八枚玉鉴合了起来,顿时光华闪烁,等光芒褪去,这些玉鉴就变成了一个白皙的光滑手牌。

手牌上刻着一个硕大的‘四’字,材质细腻,好像最佳品的象牙制作而成的。

宝玉把手牌放进袖口,笑道:“也没说什么,就是看我能耐了,想跟咱们和解来着。”

“和解?”

王善保想了一会,木木的道:“爷,您别怪老仆多嘴,那个接引进士,怕是没安好心。”

“我懂。”

宝玉淡淡的笑了笑。

就算再怎么潜力无限,自己现在,也不过一介秀才罢了。

蜗足虽然心性不足,被罚做了接引进士,比不上院士们的地位高,但是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个进士文位。

堂堂进士,就这么认怂了?

而且,是在自己没明确态度的前提下认怂?

宝玉自以为,自己还没这么傻得天真。

山风呼啸,带着刻骨森寒,吹颤了荆棘缠绕的篱笆。

宝玉把白色大麾裹了裹,有点想念自己的雀金裘了。

好吧,

现在是白南烟的雀金裘。

“这个不要脸的,”宝玉嘀咕一声,问王善保道:“烤好了吗?”

“熟了半扇子肉。”

“行了,够吃,切下来咱们回屋里吃去。这山里的冷风,还真是够让人难受的。”

王善保就把半扇的狼肉切割了,剩下的就丢回山洞里去,袭人也熬煮好了鱼汤,小心端着,跟宝玉一起进了屋舍。

屋里暖和许多,有烛火微微摇晃,当然,还有个惫懒的玎珰,趴在屋子的中间咕噜噜的灌着美酒。

宝玉把玎珰踹到一边,分了狼肉,狠狠的往嘴里塞。

能吃,就有力气,

身体好了,脑子就能够活跃。

索性没有外人,宝玉也不顾斯文,狼吞虎咽的吃完肉,再把鱼汤灌进肚子,舒坦的打了个饱嗝。

随后铺开纸张,脑海之中,开始想象赤兔马的神骏。

夜黑风高,哪怕在这皎月高挂的天气里,也有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一个简陋的山洞里,没有篝火,也没有烛光,就算那皎洁的明月,也照不亮这七扭八拐了几十米的甬道,才能连通到的山洞的洞底。

“你来找我做什么?”

一片漆黑中,蓦然响起一声冷哼。

火折子亮了起来,露出翟明生笑嘻嘻的脸庞。

翟明生四处照亮了,把缺了腿、靠在洞壁上的破桌子看到,从上面点了油灯,这才让山洞亮了起来。

只是昏黄,不是亮堂,但是到底也能看清人了。

只见蜗足倚靠在山洞的最深处,盘膝坐着,手里捧着一卷书册,好像正在品读。

翟明生恭敬的行了礼,笑道:“老前辈,这乌漆嘛黑的,您也能看得下去书?”

蜗足冷着脸道:“生员就能凿壁偷光,那么一丁点的光亮就能看书,我身为进士,还需要什么照明的东西?”

脸色越来越冷,瞪着翟明生道:“你来找我作什么?不是说过了,尽量少弄出来牵扯!”

翟明生的笑容从未落下,神态也很恭敬,

“蜗足前辈,晚生到您这来,只是想要您手里的通行手牌罢了。您是知道的,我只有进士及第的潜力,要是不努力攫取资源,怎么做更厉害的人物?”

蜗足摇了摇头,对翟明生不屑一顾。

但是手掌往身后一模,还是拿出来一枚手牌丢了过去。

翟明生接过手牌,上面用上古商文刻绘着,一个十分古朴的‘二’字。

“只是二楼?”

翟明生不满意了,笑容有点僵硬的道:“我要全部的,能登上藏书阁三楼的通行手牌!”

“哼,第三楼的古籍注释,你也有胆子读了?”

“这个用不着您老费心。”

翟明生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之间,神色暴怒。请百度一下“扔书”感谢亲们的支持!

无棣县人民医院
曲沃县人民医院
赤峰癫痫病
杭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泰州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