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冬天的栀子不开花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2:21

当栀子拖着行李,一路询问,找到“鑫宇公司”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还好,大厅里有灯,应该还有人在。栀子赶紧往上跑,进门时和一个人撞个满怀。栀子连忙道歉,正欲往里走却被那人拦住了,“这儿已经下班了,明天再来吧。”栀子愣在那儿,明天再来,那现在去哪儿呢?那人走了几步,又回来了,“你是找人吗?”栀子点点头。“你找谁?”“我找张嫂子,哦,不,是张月娥。”“张月娥,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人啊?”栀子连忙解释:“她和我是一个村的,是这儿的清洁工。前两天她说这儿还要人,我就来了。”“是这样啊,你有她电话吗?”“没有,她没有电话,她只让我到鑫宇公司找她。”那人犹豫了一下,“这栋楼已经没人了。这样吧,你先到这个房间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到公司卫生部去报道。”那人递给栀子一把钥匙,并告诉她明天早晨离开的时候把钥匙放在门上就可以了。
栀子在伸手接钥匙的时候才偷偷看了那人一眼,高高瘦瘦,清秀俊朗,大概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直到那人走出好远了,栀子才想起连声谢谢都没说,也不知道他是谁。栀子暗暗笑笑,自己运气好,碰到好人了呗!
栀子按照那人说的,在三楼很快用钥匙打开了房间。房间很小也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个凳子,桌子上放了几本书和杂志。栀子看到书就高兴了,自小栀子就爱看书,但是没钱买,只能借着看。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弟妹还小,能供自己上高中就很不容易了,那年要不是栀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一中免了学费还得了奖金,恐怕高中也上不了。但是谁也没想到栀子会落榜,栀子也没想到考数学时会晕倒!整个夏天栀子都在沉闷中度过的,母亲一直在打听让栀子出去打工,那天隔壁的张嫂子回来说她那儿还需要一个清洁工,栀子就来了。
栀子放下行李就坐下来看书,先看了几本杂志,发现一个叫冬天的人写的文章很好,这几本里都有。那几本书的作者居然都是冬天!栀子想,这个冬天一定是不错的作家。栀子看其中的一本长篇小说,看着看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许是白天累了。等她惊醒的时候,天快亮了,栀子也不睡了,继续看了一会,没看完。
栀子原本想把钥匙亲手交给那人,道声谢的,可是等了好久也没见到那人来,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就把钥匙放在门上,去找卫生部找张嫂子了。卫生部主任只简单的问了一下,让栀子填了个表,就让张嫂子带栀子去领工具和工作服。


栀子终于知道那人叫谢东鑫,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据说公司的总裁是他未来的岳父,这只是一个小分公司,是以他和总裁女儿的名字取的公司名字。总裁的女儿,栀子见过一次,是一个漂亮的公主,栀子只在电视上画上见过这么美的人儿!
发第一个月工资了,栀子留了一点就都寄回去了。栀子去了好多家书店也没买到冬天的书,问书店老板,都说不知道“冬天”这个作家。栀子鼓足勇气向总经理借了书,并且也知道了冬天其实就是东鑫,总裁让他改的名字,那些书是私人印制的几本,并没发行。
栀子一本一本的看,看完了还看第二遍,她太喜欢这些文字了,写得太好!没事的时候栀子就看,有时候就写写画画。有一天她发现她的日记本上有好几页都写满了冬天,眼前也经常出现那个瘦瘦高高的身影,栀子呆了一呆,似乎明白了什么!
栀子的工作一般是在别人下班之后或者上班之前或者中午休息的时候,可是栀子总能看到经理办公室的他在低头忙着,经过时,栀子总要停留几分钟,往里看看,她看到的是一双有些忧郁的眼神,总能觉出他的疲惫,可是栀子只是一个清洁工啊!她们在一栋楼里,可是他们的距离却是那么大,他是总经理,上过大学,而且文章写得那么好,如果栀子一直干这个工作,一辈子也跨越不了这样的距离!
我有什么资格去喜欢他呢,他是王子,而我只是一个没有南瓜马车的灰姑娘,栀子有些忧伤。可是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时,总禁不住向里看看,有时候看到他的疲惫,她真想过去给他揉揉肩让他放松一下,煮一杯咖啡给他提提神,可是栀子从来没有去敲门。偶尔有两次,他抬起头和栀子的眼光碰到了,他笑笑。这笑,栀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让栀子甜甜的。
栀子将一张一张写满了冬天的日记本小心的锁上了。有些爱慕,不浇水,不照看,自然就枯萎了。栀子这样想。


冬天做的很辛苦,他很努力很努力,然而公司还是亏损。他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也不会做老板,三年了,公司没有盈利,亏了将近一半。他真的感觉身心疲惫!
如果他当初去杂志社工作,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可是为了曼宇,为了他和曼宇的将来,他牺牲一点自己的梦想又算什么呢!曼宇给了他多么丰富的大学生活!曼宇让他在大学里由青蛙变成王子,制造了多么让人羡慕的“才子佳人”的佳话啊!冬天真的感激曼宇,她不嫌冬天穷,欣赏冬天的才气,自己出钱把冬天的文章印刷成书;给予冬天信任,说服她爸让冬天做了总经理,这是别人做梦都想要的啊!
可是冬天却没有商业才能啊,他对于商业的认识几乎是一片空白,对于一个公司的管理、营运、销售、财经等等一窍不通,而且商业中某些潜在的规则以及竞争中手段,冬天真的很不适应。冬天发现,其实他和曼宇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曼宇很能适应商业运行,聪明能干,很快就成了她爸的得力助手,而冬天花了好长时间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尽管她不断在提醒他。
三年里,冬天经常会想,他和曼宇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爱情。大学里曼宇只是欣赏他的文学才华,其实曼宇要的白马王子应该是那种精明能干的商业才子,而不是文学才子,从她以后的言行中就可以看出来。冬天对于曼宇的感激和感动也许更多些,还有就是虚荣心在作怪,高贵漂亮的校花,总裁的女儿,能看上他,对他那么好的,他能不接受,不高兴吗?可是,这些就是爱情吗,欣赏不等于爱,感激也不等于爱呀!冬天明白,其实自己要的只是那种简单平淡的生活,能够写写文章,有工作有饭吃就行,而曼宇要的生活应该是公主式的,他们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想到爱情,冬天的眼前就会闪现那一双澄澈明亮的眸子,那双眼睛几乎是在瞬间便让冬天明白,他的爱是属于这种纯净的眉眼之间的。林栀子,多么好听的名字,亦如山上那洁白芳香的栀子花!可是以冬天现在的状况,如何能去爱这样纯洁的一个女孩儿!


公司在一次销售中彻底崩溃了,有人告诉冬天是总裁做了手脚。可是冬天已经不想去追究什么,反正他是彻底失败了,也许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
他和曼宇分手了,那么自然,没有争吵,没有伤痛,也没有眼泪。从曼宇那儿出来,冬天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三年了,他第一次抬头看见了城市上空的阳光,不过这阳光是欢送冬天的吧。其实自己原本就不属于这个繁华而喧闹的城市,他是属于大山的,是属于文字的。
也许他现在可以去寻找那双明亮的眼睛了。冬天走到大楼时,门口正在拆卸“鑫宇公司”的牌子,很多人进进出出搬东西。他快步走到卫生部,碰到张嫂子提着行李往外走,冬天急切的问栀子走了没。张嫂子惊异的说,栀子早就走了。冬天的心一阵疼,为什么早走了,是太累了,是受委屈了吗。张嫂子说,栀子去年秋天上大学去了。冬天明白了,这个美丽纯洁的女孩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去了,这个梦想里怎么可能有他冬天呢!冬天愣了一会,默默走了,没带来什么,也没带走什么,和当初来这里一样,简单的行李。
当老校长听说冬天要回学校教书时,激动得老泪纵横。


栀子用打工挣来的钱买了复习资料,夜以继日,一点一点复习,终于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大学的生活真的太美好了,太丰富了!
尝到了被男孩围绕的感觉,这感觉不是不好。只是,眉眼之间,笑语温存,都进不了心里,都没有通行证。通行证,应该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清秀俊朗的脸,还有些许忧郁的眼。心生爱慕,无限爱慕。
毕业后,栀子找到一家杂志社做了编辑。她一直在找那个叫冬天的男孩。
她去了那家公司,公司早已面目全非,问,也找不到人问,没有人认识冬天。张嫂子早已换到医院做清洁工了,她只知道鑫宇公司早垮了,经理回老家了,至于是哪儿就不知道了。
栀子的心疼疼的,他那么努力那么辛苦的经营那家公司,可还是垮了,他一定是伤心绝望才回老家的。
栀子一直寻找着,现在就更迫切了。
栀子寻找着,等待着,她相信冬天一定还会在她的生命里出现的!
栀子翻阅了很多近期的杂志,终于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冬天的文章,她按照地址,第二天找到了那所山区小学。见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高高瘦瘦的身影。
林栀子,还记得吗?五年前在鑫宇公司做清洁工的,向你借过书的,第一天来的时候被你收留了一晚的……栀子尽量想让冬天能有些印象。
面对眼前端庄秀丽青春活力的女孩,冬天有些陌生,然而那双漆黑的眼睛,那双熟悉的眼睛,冬天很快就认出了栀子。那双眼睛曾经温暖了多少个冬天的梦啊!每到栀子花开的时候,冬天总要去山上呆一会,看一看,嗅一嗅。可是冬天只能告诉自己,栀子花是在火热的夏季开放的,冬天的栀子是不开花的,所以栀子是不属于他冬天的。
当冬天看着那一页一页写着自己名字的日记本时,不觉泪已滑落,他错过这么深厚的爱,也错过自己的最爱啊!冬天结婚了,娶的是本村的一个高中毕业落榜来学校教书的女孩。
栀子回杂志社了,她将那个日记本和写着冬天的书及杂志锁在了一个抽屉的底层,尘封了。
女人在爱情里,会把自己跌进尘埃。
其实不只是女人,男人也会这样。
因为卑微的尘埃那么深,跌进去,就深深陷进去了。连爱,也觉得没资格了,也就错过了。
爱,原本是不论资格!

共 9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简明地讲述了林栀子这个打工的女子的爱情故事,情节和立意都不错,让读者看到了爱情的另一面,稍有不足,作者在小说的写作手法和技巧上不够老练。[实习编辑:柳絮如棉]
2 楼 文友: 2015-09-12 19:56:56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经常拉稀的原因
护理垫棉柔和纤薄哪个好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