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媒体称猥亵儿童案6成以仩湜老乡邻居熟亾作

发布时间:2019-07-12 22:17:26

媒体称猥亵儿童案6成以上是老乡邻居熟人作案

陈娟的空间每天都在更新,自从当上妈妈,这一年多时间,她几乎记录了孩子的每一个小变化、小动作。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的陈娟,休完产假恢复工作后,觉得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有些少,“有时候也希望她不要这么快就长大,等她长大了,我就更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时时刻刻保护她”。

陈娟之所以发出这种喟叹,是因为一篇报道里所描述的情节,始终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辽宁省营口市的两个女孩儿,在遭受性侵后,长期表现出恐惧、焦虑、失眠、噩梦等症状。除了自己父母,她们不愿跟任何人接触,甚至一度割腕自杀。

“孩子受了多大的苦,家长心里有多痛?”陈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做出性侵儿童这样的恶事。

“我们无法要求别人,唯有保护自己。”陈娟说,为了避免类似悲剧,家长想要知道,谁会侵害自己的孩子,我们又该怎样保护孩子……

谁在作案 六成以上是老乡邻居熟亾

近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收到了男子冉某猥亵6岁女童案的判决。冉某因在送煤气时见女童小兰(化名)在小区楼下玩耍,强行将小兰带至公共厕所实施猥亵,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类似的案件不在少数。

“近年来,儿童遭到性侵害的案件数量明显增多。2012年至今一年半的时间里,西城区检察院就受理了强奸儿童、猥亵儿童的案件7件7人,且被害人年龄呈现低龄化、受害次数呈现高频化的特点。”西城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案件检察处处长王媛媛说。

究竟是那些人频频向儿童伸出“黑手”?

西城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告诉《法制》,在性侵儿童案件中,熟人作案占相当大的比例,侵害人与被侵害人大多认识,之间存在邻居、老乡等或远或近的关系。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在调研猥亵儿童案件时,也发现,60%以上的案件都是熟人作案。“这是因为熟人有更多的机会和孩子相处,而家长和孩子对他们没有戒心。”深圳检察院的检察官说,这些“熟人”首推邻居、房东或房客,其次是同事、小区保安、附近小店店主或摊贩、父母的朋友等。

另外,在深圳市检察院办理的性侵儿童案件中,有不少案件发生在民办学校、幼儿园中,涉案人员为老师、保安、校车司机等。深圳检察院的检察官还特别提到,重新组合的家庭更要注意防止子女遭“亲人”猥亵。在一起案件中,“准继父”黄某对继女实施了长达9年的猥亵;在另一起案件中,21岁的哥哥陈某对同父异母的6岁妹妹多次猥亵。

为何多发 孩子并不懂得该如何自保

获悉,2010年以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共受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犯的案件共22件,被害人共27人。而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占被害人总数的62.9%,其中10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共11人;被强奸或猥亵两次以上的未成年人共10人,占被害人总数的37%,其中被侵害3次以上的未成年人共5人。

性侵儿童案件为何多发?

检察官认为,其中一大原因是性教育的缺乏。部分低龄儿童未能意识到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严重侵犯自己的权益。“孩子们只是觉得不喜欢、不舒服,但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干违法犯罪的事。”检察官坦言。

“此类案件频发的第二个原因在于自护教育的不完善,部分未成年人未能意识到跟随非亲密关系的异性进入到单独空间系步入险境,没有掌握必要的防身方法。”办案检察官说。

据介绍,2010年至今,在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有3名未成年人因与人搭讪、为陌生人指路而被犯罪嫌疑人性侵犯。

9岁女孩小萍(化名)独自一人走过街天桥,准备到天桥对面找摆摊的父亲。在天桥上,小萍遇到男子贾某搭讪。贾某递给小萍一张邀请函说:“我们公司正在搞活动,参加的话可以抽奖,如果签个名也可以领取小奖品,有洗衣粉、小手电等。”小萍想要小手电,但贾某称“我没带在身上,你要的话可以跟我回家去拿”。小萍跟随贾某前往其暂住地后被贾某强奸。

“通过法制教育,告知青少年应尽量结伴出行,避免在单独空间内与非亲密关系的成年异性相处,对于青少年保护自身安全十分重要。”检察官说。

此外,检察官认为,瞒案不报致多次受害,也是性侵儿童案件多发的一个原因。

“孩子们受到侵犯后害怕的心情、家长得知后不想家丑外露,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放纵犯罪,只会造成自己和他人再次成为侵害对象的严重后果。”王媛媛说,第一时间报案,才有利于公安机关取证,有利于公安机关将嫌疑人抓获归案。事实上,在认定强奸罪方面,司法机关在证据把握上比较严格,如果被害人长期不报案,则可能出现证据未被及时保留、对侵害者的体貌特征记忆模糊等情形,这些都不利于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强奸、猥亵案件多发生在密闭空间,多无现场目击证人,嫌疑人到案后时常百般抵赖,仅凭被害人一方的供述尚不足以对案件定性,此时被害人在第一时间向亲友倾诉的亲友证言、医院体检报告和司法鉴定报告就十分重要。

社会 预防性侵是一个系统工程

在西城区检察院的检察官看来,预防性侵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还需要政府职能部门加强社会管理。

目前,有部分宾馆在给房客入住时,并不查验对方的身份证件;服务员发现异常情况后也未及时采取措施避免侵害发生。如陶某强奸案中,陶某专门将未成年女性带入无需证件即可入住的招待所后实施强奸。另外,一些酒吧、舞厅等营业场所允许未成年人入内,并向未成年人售酒,未成年人饮酒过量后常处于意识模糊、反抗能力减弱的状态,有被害人表示在受到性侵害时浑然不知。如毛某强奸案中,毛某在餐厅、酒吧、歌厅中与被害人小柔(化名)大量饮酒,后毛某将醉酒的小柔带到酒店房间实施强奸。小柔在第二天酒醒时竟“一点也不知道”。所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大对宾馆酒吧等营业场所的巡查力度,严厉打击向未成年人售酒等违规经营行为。

而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则认为,教育部门应该切实负起对儿童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责,一方面严格教师资格准入制度,建立和儿童单独接触的一些限制性规定,清除危害孩子安全的监管死角;另一方面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开设相应的安全教育课。同时,应该为社会公益组织和义工发挥作用拓展空间,如对儿童开展心理咨询辅导、护送儿童上下学、为儿童放学后提供托管服务等。只有全社会形成保护合力,才能让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本报 余飞

微店卖家版
微信小程序注册入口
中小企业网络营销的5个常用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