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异界巫师路 第二百六十六章:治疗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5:31

异界巫师路 第二百六十六章:治疗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两人的交谈足足有半个小时。

期间主要是男爵叙述,弗莱娅静静的听着,只是随着男爵说的越多她的眉头皱的越深,脸色的寒意也越发明显。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不过当初杀害华德和尼克的那群人大部分已经被我全部杀掉,头颅挂在驻地的木柱上,现在已经风干了,只有埃里克的腿和手...”

男爵的血腥作风弗莱娅早已了解,但听这意思好像还有人从他手中逃掉,显然他遇到的对手并非那么简单,而且男爵还为此失去了一只眼睛。

沉吟片刻,弗莱娅目光转到躺在床上的埃里克身上,轻轻抚摸着埃里克弯曲的左手。

良久,她抬起头道。

“父亲,我在帝都学过一些东西,没准我可以至少埃里克的身体和您的眼睛。”

“你说什么?”

男爵疑惑的自己几年间变得陌生的女儿,好像刚才的话并非从她口中传出。

没有在意男爵的目光,弗莱娅眼中闪着莫名的光芒道。

“您相信我么?”

“我...”

被弗莱娅的目光注视,良久,男爵坚定的点点头。

“好!”

看到男爵对自己的信任,弗莱娅脸上一直凝聚的寒意这才散去,她露出笑容道。

“给我半天的时间,我去准备一下。”

“你确定你真的可以治好埃里克?”

虽然男爵对自己女儿极为相信,但这件事的诡异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了。

没有说话,弗莱娅点点头,放下握着埃里克的手,起身直接走出房间。

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朝着男爵问道。

“父亲,那些伤害埃里克的人的头颅在什么位置,我想去看一看。”

“...在北训练场,你...”

男爵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弗莱娅却摆了摆手,径直走了出去。

训练场离埃里克的病房并不远,很快便到了。

此时训练场上依然还有着训练的新人,看到身为女子的弗莱娅出现都纷纷侧目,小心议论她的身份。

对于这些年轻人,弗莱娅当做没看见,直接走到竖着一排柱子的地方。

足有大腿粗的漆黑木柱即使是被风吹日晒许久了,依然还能嗅到浓浓的血腥味,想来挂在上面的人头并非只有几个。

曾经弗莱娅在拜伦的格林领地的周边看到过,没想到男爵还把这血腥的习俗给带过来了。

几根柱子的顶端此时的头颅已经风干的不成样子了,漆黑的轮廓好像只是在头骨上面蒙上的一层脏抹布。

弗莱娅从腰间抽出匕首,猛地甩出。

‘嗤!’

如风的轻响,包括顶端的柱头直接被削了下来,随即被弗莱娅一把接住。

看着手中如骷髅头的头颅,弗莱娅湛蓝色的眼睛中闪着淡淡的诡异光芒。

“我倒要看看,是谁胆敢伤害我的家人...”

扯掉上面已经风干的皮肉,弗莱娅直接拔掉头骨朝着驻地的大门走去。

。。。。。。

森林边缘一处废弃的小木屋中。

弗莱娅推开木门,把头骨放在木屋中间的桌子上。

头骨呈灰色散发着淡淡的腐朽气味,漆黑的眼窝上是一个细小的箭伤空洞,明显的致命伤。

看着桌上的头骨,弗莱娅脸色平静的从身后的腰囊中取出一个装有灰色粉末的试管,均匀的洒在头骨的周围。

“虽然我对阴影系的法术不擅长,但对这种普通人来说,也足够了!”

洒完粉末后,弗莱娅随便把试管丢掉,然后又从地上抓出一把黑土顺着手指的缝隙缓缓浇在头骨的头顶上。

同时,弗莱娅开始轻声呢喃出的大段大段的如同颤音般的咒语。

随着手掌缝隙中的黑土完全覆盖住头骨,弗莱娅双手猛地一拍。

‘啪!’

头骨周围的灰色粉末突然游走起来,好像一条条灰色的蚯蚓慢慢爬向头骨。

不一会儿,便传来‘咔嚓、咔嚓’的诡异声响。

“吃吧...吃吧...”

看着由灰色粉末化为的古怪生物一点点吞噬着头骨,弗莱娅湛蓝色的眼睛缓缓变成一片漆黑,好像两个黑洞一样充满了虚无和大片。

良久,整个被黑土覆盖的头骨彻底变得平整。

弗莱娅睁着一双漆黑空洞的眼睛,语气充满了难以名状的诱惑气息。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了吧。”

在她话音刚落,一阵若有若无的沙沙声忽然出现在她的耳边。

这声音好像是人睡梦中的梦呓又好像是无意义的话语,但弗莱娅却是可以听到其中的具体意思。

良久,这声音才慢慢淡去,而弗莱娅也露出满意的眼神。

“谢了。”

她朝着那些灰色的古怪生物点点头,忽然,一阵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冷风吹过桌子,大片的黑灰粉末顷刻间被吹散,不一会儿什么也没有了。

看着空无一物的桌子,弗莱娅漆黑的双眼也渐渐恢复原状。

她顿了顿,然后大步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

傍晚时分,依然穿着那身猎装的弗莱娅回到了佣兵驻地。

只不过,相比她临走时带出去的头颅,此时回来时身上却提着一个漆黑的包裹。

包裹里面散发着强烈的血腥味,隐隐有些红色的液体透出。

因为白天时的见面,佣兵团的大部分人都认得她,也没有过多阻止。

在向人问过男爵所在的地方后,她便直接找了过去。

房间里,男爵正和一名身材强壮的中年男人小声交谈着,听话语好像是关于佣兵最近的任务出勤上面。

房间的门没有关,弗莱娅刚一来到两人便感觉到了。

其中那个强壮的男人看到弗莱娅眼神微微激动,他用右手狠狠的锤向自己的右胸,却是用的拜伦礼节。

“小姐!您回来了!”

这人却是曾经的护卫队副队长达姆斯丁。

“嗯,回来了。”

看到曾经的故人,弗莱娅露出一丝微笑道,随后她接着道。

“我和父亲有些事要说一下。”

“我明白,那么,大人,我先出去了。”达姆斯丁看向男爵识趣道。

“嗯,好。”男爵点点头道。

待到达姆斯丁走出房间,男爵的目光这才转向弗莱娅手中的血腥包裹。

通过多年的经验,他显然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

“你这是?”

“这是治好您和埃里克的东西。”弗莱娅语气异常平静道。

“......”

男爵无言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想起之前弗莱娅那肯定的语气,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女儿这几年的时间,并非在帝都而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但这个时间,许多问题都不大好开口。

“好吧。”男爵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我该怎么做。”

“不用您做什么,跟我来就可以了。”弗莱娅转过身淡淡道。

没有说话,在弗莱娅的带领下,两人回到之前埃里克的房间。

此时埃里克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清秀少女正小心翼翼的喂着他肉汤。

少女很年轻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青涩异常,同样是亚麻色的长发,白皙的脸上还有着点点褐色雀斑。

那少女看到弗莱娅走过来微微一愣,随后她看到身后的男爵时,赶紧收拾手中的餐盘站起来行礼道。

“大人。”

而埃里克也看到了弗莱娅的模样,他怔了怔,随后也想站起来,但因为腿部关系一时都跌坐回去。

“姐姐,我...”

“不要说话。”

看着还想做些什么的埃里克,弗莱娅走过去握住埃里克的手轻轻道。

“你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相信姐姐,我明天就让你站起来。”

旁边的男爵朝那少女挥了挥手,示意退去。

在弗莱娅和埃里克交谈了一会儿后,她站起身来,对身后的男爵道。

“父亲,请您也躺下,等下可能会有些不适,不过,你们睡一会儿就好了。”

男爵点点头。

不过就在他要躺下时,男爵忽然对弗莱娅严肃道。

“不管能不能治好我和埃里克,我希望我们父女等一下好好聊一聊,好么。”

弗莱娅看着男爵的眼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对于巫师的身份,她也不打算对男爵隐瞒什么,毕竟,男爵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亲的人,那是她的父亲。

得到弗莱娅的同意,男爵和埃里克一齐躺在床上。

看着躺着的两个亲人,弗莱娅缓缓吐出一口气,她湛蓝色的眼睛缓缓变成一双深蓝色的漩涡。

“父亲,埃里克,你们看着我的眼睛!”

在弗莱娅的话语下,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她的眼睛。

忽然,两人身体轻微的一震,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疲惫感顷刻涌上来,男爵还好,埃里克几乎是瞬间便昏睡了过去。

而男爵也仅仅是比他坚持的时间多上那么几秒中。

待到两个彻底陷入沉睡后,弗莱娅伸手打开身后的包裹。

还在不停蠕动着的肢体眼球暴露出来。

这些东西被她瞬间切断后直接洒上了活化粉,活性可以维持一整天。

虽然弗莱娅对于死灵系也不精通,但人体解剖和组合都还很熟练,在曾经的艾尔格林学院时,她这种技术可是由死灵系巫师专门指导过的。

不过,即使这样,她也非常慎重,毕竟,这两个人并非是和她不相干的实验体,而是十分重要的亲人。

弗莱娅熟练把包裹中的肢体拿出来,做一些必要的处理。

“重新组装的话很简单,主要是排异性比较难一些,但对我来说也只是麻烦一下而已...”

在前世科技发达的时代,断肢再植也不再是什么梦想,只是后续的问题比较多,而这里是巫师世界,其中有着太多太多的方法改变一个人的身体,无论是外表还是血脉,都不是什么问题。

处理完手中的肢体后,弗莱娅伸出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一缕青色的风流在埃里克身上轻轻环绕,不一会儿,他左手和右脚上的衣服变的粉碎,露出其中的肢体。

而弗莱娅也从腰囊中拿出银质的解剖刀,上面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算是消毒。

接着,她的手稳稳的朝着埃里克的断腿部位切去...

。。。。。。

三个小时后。

弗莱娅直起身子,满意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个人。

此时男爵和埃里克身上每个地方都沾染了一些细细的白色颗粒,这些颗粒正在快速融化,不一会儿便彻底进入两人的身体中。

一阵冷风透过窗户吹到弗莱娅的脸上,顿时有种冰冰凉的感觉。

这时她才发现,原本额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微微拂去额上的汗水,弗莱娅从身后拿出一根绿色的试管,轻轻晃了晃里面的液体,随后异常小心的滴在男爵的眼睛部位和他的胸口以及腹部。

这是治疗用的速效药,是弗莱娅在交换塔购买的珍贵物资之一。

一般来讲,只要不是特殊属性的伤口,这种药基本上都十分有用,即使是严重的断裂伤,在受伤的五分钟内敷上,也可以瞬间痊愈。

虽说男爵身体并没有什么伤口,但他体内的暗伤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不过,即使是暗伤痊愈,弗莱娅也不能确定男爵会不会在有生之年突破大骑士。

“差不多半小时内就能度过愈合期,只是要恢复到以前水准就要看适应程度了。”

看着依然沉睡的两人,弗莱娅轻轻喃喃道。

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外面的哨塔上还点着火把,隐约可以看到其中有人还在放哨。

这里虽然还在巨龙城市的范围内,但因为地处靠近森林边缘,偶尔还会有野兽出没,需要时刻警戒。

简单的收拾一下,没有多少困意的弗莱娅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后,便打开房门走出去。

这次回来,男爵等人给她的态度依然没有多少改变,都是把她当做和以前一样对待,但是弗莱娅却明白,通过这次治疗,男爵很可能已经隐隐知道了什么。

毕竟,男爵曾经也是拜伦帝国的贵族,见过许多事情。R1152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可靠吗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评价
卵巢早衰的治疗方法
黑龙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汕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