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魔变 第五十三章 造化弄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3:45:07

神魔变 第五十三章 造化弄人

“秦天!”樱雪一愣神,惊呼出声,“秦天!秦天,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啊!”

樱雪激动地站起身,看向秦天喜极而泣。

坐起身的秦天呆呆的看着前方墙壁,许久无法回神。这一躺就是半年,是谁也无法一瞬间就好起来啊。

“唰!唰!”秦天的居室之中金,绿,白,黄,褐,五种颜色依次亮起,无涯等五大弟子同时出现在秦天的居室中,看到坐起在xiǎo床上的秦天,无不面露喜色,水老妪急忙上前一步,抓住秦天的手腕,皱眉查探了起来。

被人突然抓住手腕,秦天也是一惊,僵硬的转过头看向水老妪,眼神依旧呆滞。

“没问题,身体算是恢复了!”水老妪长叹一声,转头看向无涯道。

“那就好,那就好!”无涯也是长处一口气,面露喜色道,“修为如何了?”

半年来,秦天的灵气固守丹田,这让无涯等人一直很担忧,虽然极致之火毁坏了秦天的经脉,但是凭借木榆的治疗术,还是可以让他恢复,甚至如今已经复原了,但是灵气不通,这让他们束手无策。

“体内还是没有一丝灵气波动,灵气全部固守丹田,无法透出。”水老妪皱眉道。

“哎!”无涯叹息一声道,“人活着就好,人活着就会有希望的。”

“他现在这状态?”一旁周山皱眉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刚醒来,神智还没有彻底恢复吧。”水老妪沉声道。

“让他先静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樱雪你留在这里照顾秦天吧。”无涯再次叹息一声,金光一闪,便是率先消失了。

其他四位老人也是先后消失在了xiǎo屋中,樱雪抽泣着,擦去脸上的泪痕,静静的看着秦天。

“我躺了多久了?”呆坐良久,秦天打量了一下屋子,木讷的转头看向樱雪,突然开口问道。

“半年,整整半年!”樱雪见秦天説话了,不禁破涕成笑,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半年了吗?”秦天表情僵硬的挤出一个苦笑。

“跟我説説那天后来发生了写什么吧。”沉默许久,秦天深吸一口气道。

樱雪再次擦干泪水,缓缓道来。

“梦仙子?伊梦?她,她出现了?”秦天惊呼出声,激动地差diǎn从xiǎo床上跳起来,却是身子一软,趴在xiǎo床上看向樱雪,苦涩的问道,“她,是她救了我吗?她?还记得我吗?她,还好吗?”

“并不是她救的你,梦仙子出现不久,无涯长老也出现了,看了你的情况之后,发现你还有一丝气息尚存,梦仙子和无涯长老便立即带你回谷了,据説是我师尊和木长老一起对你施救的。”见秦天提到伊梦如此激动,樱雪的心莫名的一痛,黯然道,“没想到你之前竟然认识梦仙子,她应该还记得你,一出现就很着急的问你,找你,然后还急着带你回谷治疗。”

“什么?怎么回事?”秦天不禁大惊,表情再次激动了起来。

“我听我师尊説,好像她把你当做风无痕前辈了。”樱雪看着秦天的表情,似乎心里也猜到了什么,xiǎo心翼翼的説道。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我应该猜得到的,她的心中只有一个风无痕!”秦天神色一滞,表情痛苦的笑着,似自言自语的説着,神色恍惚。

“她,她似乎也很在乎你的,她,她在这里照顾了你半年呢!日夜守候,从未离开。”樱雪见秦天如此表情,心明似镜,却怎忍心看着秦天受打击呢,便是将苦压在了自己的心底,急忙对着秦天劝説道。

“什么,她,她,她竟然在这里照顾了我半年?她为什么照顾我?就因为觉得我像风无痕?就因为觉得我有diǎn像风无痕?我不是他,我为什么要是他?我不是风无痕?难道风无痕就那么的重要,风无痕?风无痕!”秦天大吼着,爬在xiǎo床上的身体依旧无力,却疯狂的挥打着可以动的双手,表情痛苦,眼睛之中缓缓流下了泪水。

“秦天,你别这样,秦天!”樱雪没想到伊梦竟然在秦天心中如此重要,知道自己的话刺激了秦天,急忙扑到xiǎo床上,抱住秦天,泪水终于是忍不住夺眶而出,心痛!

她,喜欢着他,他喜欢着她,却不知道,她喜欢的他,竟然如此深爱着那个她!

他,为她而狂,那她呢?何尝不是如他深爱她那般深爱着他!

“上天,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捉弄我?为什么?”秦天悲愤的嘶吼着,双眼赤红抬头望天,泪水挂满了那张清秀的脸颊,眼神之中满是痛苦绝望之色,声音,嘶哑了,表情,麻木了,心,很无力。

“轰隆隆!”电闪雷鸣,雨势加剧,似乎听到了秦天的质问,上天给予了回答。

“唰!”金光一闪,无涯再次出现在了秦天的居室中,看着xiǎo床上抱在一起痛哭的两人,不禁一惊,看向樱雪问道

神魔变  第五十三章 造化弄人

,“怎么回事?”

“秦天,秦天,秦天他深爱着伊梦仙子!”樱雪抽泣着,看向无涯,伤心欲绝道。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涯双目一凝,猛然大睁,看向樱雪再次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跟秦天説了一下这段时间的事,跟他説了一下梦仙子照顾他好像是因为他跟风无痕前辈有些相似之处,他,他便成这个样子了。”樱雪悲泣道。

“这?”无涯浓眉皱起,略一思索,便是恍然,不禁长叹出声。

哭喊着,秦天的声音哑了,刚醒来的身体累了,疼痛的心碎了,绝望了,便也不在嘶喊,不再流泪,表情麻木,双目无神。

无涯叹息摇头,樱雪嘤嘤哭泣,xiǎo屋逐渐陷入寂静。

“伊梦,伊梦照顾了我半年?那她现在人呢?”静默许久,秦天突然神色一动,转头看向樱雪,神色焦急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樱雪满面泪水,神色痛苦道。

“她去了死洞!”无涯略一犹豫,沉声道。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内蒙古牛皮癣治疗方法
内蒙古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内蒙古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